念忘故事網是專注于分享睡前,兒童,童話,神話,成語,愛情,歷史,鬼故事等各類小故事的一家故事大全網站

黃延秋飛行事件是真的嗎?走近科學大解密

發布:神秘事件解密2019-11-08 17:32:56分類: 真實的神秘事件

[念忘故事摘要]: 關于黃延秋飛行事件相信我們大多人都聽說過,黃延秋飛行事件到現在還是一個未解之謎,始終也沒有給群眾一個答案,這個案子充滿了各種詭異的色彩。據悉,此案真相至今尚未揭曉

  關于黃延秋事件飛行事件相信我們大多人都聽說過,黃延秋事件飛行事件到現在還是一個未解之謎,始終也沒有給群眾一個答案,這個案子充滿了各種詭異的色彩。據悉,此案真相至今尚未揭曉。下面一起來看看黃延秋事件飛行事件具體介紹分析吧,以及央視《走進科學》欄目的解密

 一、黃延秋事件簡介

  中文名:黃延秋事件    事件類型:熱點事件 經歷次數:三次 調查結果:中國UFO三大懸案之一

  性別:男     事件發生地點: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舊店鄉東北高村 發生時間:1977年7月27日(農歷六月十二)

  黃延秋,男,1950年生。家住河北省邯鄲市肥鄉區舊店鄉東北高村。農民。現有一女一子,其子女都已成家,其兒子已生有女。從家庭構成講他是一個做了爺爺的人。在村里是一個誠實、本份、富裕的人家。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與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計十一天的事情就發生在他的身上。

 二、第一次被帶走

  1977年,黃延秋才21歲,那個時候社會上什么情況,農村什么情況,上年紀的人應該知道的。總之,富裕生活是別想了,能吃飽飯就可以了。黃延秋就是這么一個普通村民,老實甚至木訥。黃延秋已經和鄰村的一個女孩訂婚,還給了人家200元彩禮(那個時代已經不少了),什么都準備好了,就等到日子把媳婦娶回家了。

  就在當天夜晚睡覺時村東頭即將成婚的青年農民黃延秋在突然失蹤,黃延秋再次睜開雙眼時看到的竟然是高樓林立、霓虹閃爍,自己躺在繁華大城市的街頭。清醒后他才發現自己出現在了遙遠的南京火車站旁。這時候,忽然出現兩個“交通警察”模樣的人,給了他一張去上海的火車票,讓他去上海的車站派出所,等待遣送。

黃延秋照片
黃延秋照片

  老實巴交的黃延秋也沒敢多問什么,就上了火車,4個小時之后來到了上海站。等他到車站派出所的時候,那兩個“交通警察”已經在門口等他了。后來,他們把黃延秋送到了遣送站。遣送站問了黃延秋的住址,就給他老家發了一封電報,讓派人過來把黃延秋接走。但是,電報地址把村名錯寫成了新寨村,所以一時沒送到北高村。

  人們四處尋找,歷時10天仍杳無音訊。消息傳到東北高村北側3公里的辛寨村,村民們將一封過時的加急電報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里。日期標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黃延秋失蹤的第二天,電文中寫道:“辛寨村黃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認領。”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發報的時間竟是在黃延秋失蹤后僅10小時。東北高村離上海市1140公里,當時乘直快車也需22小時到達,而且還必須到45公里外的邯鄲市才能搭上火車

  也就是說,根據電報的發送時間,黃延秋27日晚上失蹤,28日就到達了上海遣送站。這在當時,幾乎是不可能的。首先,黃延秋一直生活在農村,別說上海,就連邯鄲市都沒去過,跑這么遠,村里人想都不敢想的。

 三、第二次被帶走

  他在人們的猜測中心神不安地又度過了一個多月,未有別的異象發生,驚恐的小村莊才逐漸平靜下來。9月8日(農歷七月二十五日)晚上,村委會在黃延秋家南院召開“大搞生產”群眾會,黃宗善等幾位村干部都在場。大會開到一半,隊長讓黃延秋等青年人早點睡,明天一早往地里送糞(一種農家肥),以實際行動響應大會號召。

  晚上10點多,勞累一天的黃延秋在院里的床上睡著了,他心里還惦記著明早送糞的事。可半夜醒來一看,卻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車站(北站)廣場!此刻人們大部分已經休息。站前廣場上已是人影稀疏。驚恐詫異的黃延秋環視四周,是那樣的安靜,并沒有可疑的人士。只有夜空中燈光的輝映平添了幾分神秘。

  更不可思議的是,在他離家的同時,房屋的南墻上1.5米處,出現了一行好像是用鐮刀刻的文字:“山東省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樣。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他又一次來到了上海市,在呂海山的幫助下他于9月11日終于回到了家鄉。黃延秋再次離家,又引起人們的紛紛猜疑,且越傳越奇,帶神話鬼怪的傳奇色彩。有的說是小鬼纏身等等。他的妻子,一個善良美麗的姑娘難以忍受精神上的壓力,向鄉司法所申訴要和他離婚。

疑似黃延秋被帶走的工具
疑似黃延秋被帶走的工具

  而此時遠在上海的黃延秋正 站在巨大的鐘表前,他看著時針已指示出當時為午夜一點多鐘。他驚魂未定。忽然,狂風四起,電閃雷鳴,下起了暴雨。雨夜中奇淪外鄉,哪里是歸宿?黃延秋不由地哭了起來。忽然想起上次協助自己的解放軍老鄉,雖僅一面之交,畢竟是這茫茫大城市中唯一的熟人了。

        他只知道到部隊距火車站約40公里,具體怎么走,向哪個方向走,是不知道的。 “請問,你是肥鄉縣的黃延秋吧,是不是要到軍營去?”這時有兩人走向他,自稱是部隊的人,說受首長委托在此專門等候,并要帶他去部隊。既是這樣,只好跟人家走吧。

       過黃浦江時那人給了他4分錢,讓他買票。又換乘了幾路公共汽車,來到郊外營房駐地。部隊門口,有戰士持槍站崗,警惕地注視著四周。這三人進去時。站崗的毫無反應,好像視而不見,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充耳不聞的樣子。

        營房內,一隊戰士正在操練。無暇理會這三個不速之客。拐了兩道彎進了師部一個辦公室。“你怎么又來了?怎么進來的?”在場的幾位軍官都感到驚訝。“他倆送我來的。”等他回頭欲介紹時,那兩人突然不見了,四處查找均無蹤影。經部隊同志引薦,黃延秋來到呂慶堂的住處。此時,呂慶堂外出開會還沒有回來,其家屬李玉英和兒子呂海山接待了他。“按照部隊紀律,親友來營房找人要在門口出示證件及書面登記,然后由我們到門口接應,證明屬實,才能進來。我們不到門口接你,門崗戰士是決不會放你進的呀。

      ”根據李玉英的疑問,部隊負責同志去找門崗詢問情況,門崗和傳達室都說沒見外人進來和出去。戰士們也為此證明。 難道他自天而降?難道他會隱身術?黃延秋來歷不明,突然出現在軍營,驚動了整個營區(這是一個高炮師的師部,負責上海市的空防任務,是重要的軍事駐地。后來調查知道)。

       次日一早,部隊就向肥鄉縣舊店鄉東北高村發了電報,是直接發給黃宗善的,查問黃延秋是什么人?竟神不知鬼不覺闖進了部隊高炮師區域,將追究門崗的責任。村委會當即回電誠告:黃延秋不是壞人。負責接待的副部長盧俊喜等人一時也無可奈何,讓戰士們將他嚇了一頓:再來就把你抓起來!第三天李玉英委托其子呂海山用吉普車把黃延秋送到上海火車站(黃延秋說,那天雨很大,把車輪子都淹沒了),為他買了回家的車票,給了他幾塊零花錢,他于9月11日回到了家鄉

  這次失蹤,有太多證人能證明,不同一般。首先,9月8日晚上,大家都看到了黃延秋開會,回去睡覺,也就是說,這時候他人還在自己家。

  然后,9月11日他從上海回來了,上海浦東高炮三師的后勤部長呂慶堂一家人,都可以證明黃延秋確實到了上海,使他們把他送到車站,讓他回家的。3天時間,來回上海,正常來說完全不可能。而且,這一次黃延秋還是來到了上海火車站,又是忽然出現的兩個人幫助了他,帶他找到了呂慶堂。

 四、第三次被帶走

  最神奇的失蹤應該是第三次。9月20日(農歷八月初八)這天夜幕降臨,晚飯以后,黃延秋去大隊記工分回來,已是深夜十點多鐘。他剛進院子,忽感頭暈目眩,頓時失去知覺。

  等醒過來后,卻躺在一家旅館里。旁邊坐著兩個年輕人,自稱是山東籍人,告訴小黃這里已是距肥鄉區一千公里以外的甘肅省蘭州市,并說他在南京遇到的“交通警”和送他到部隊的軍人都是他倆扮的,前兩次失蹤是他們安排的。這次帶他出來,初定9天游覽9大城市

9座城市
9座城市

  吃過為他準備的晚飯,當晚,兩個陌生人背著小黃向北京的方向騰空飛馳,從甘肅省——寧夏回族自治區——陜西省——山西省——河北省——北京市,至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程,一個小時即到。在北京市,他還經歷了沒有買票,直接進入長安劇院看戲而兩名檢票員毫無反應的情況。出場后三人又飛到天安門廣場,降落在一根華裱前。陌生人對廣場周圍的景色作了簡要介紹,看了大約10分鐘左右,黃跟兩個飛行人離開了廣場,走進不遠處一家旅館里,飛行人改用普通話并出示了“省級介紹信”登記了房間。

        之后三人飛往天津市,照例是一個小時即到。三人又是在檢票員的眼皮底下無票入場看電影。飛行人說下一站要飛去哈爾濱。在哈爾濱逛了一家百貨商場之后,傍晚又前往長春。次日去了沈陽。9月25日(農歷八月十三),到達福建省福州市。9月25日(農歷八月十三),到達南京市。9月27日(農歷八月十五),中秋佳節,到達陜西省西安市。9月27日(農歷八月十五)晚上,再次回到甘肅省蘭州市。在入睡時,他卻被飛人送到了家里的棗樹下,時間是1977年9月28日(農歷八月十六)晚上,他卻送回了家里的棗樹下。

黃延秋與科學家[左一為黃延秋]

黃延秋與科學家[左一為黃延秋]

  事情驚動了縣政府,公安人員專門派人調查,看他是不是造謠生事,傳播迷信,破壞生產。但是,整個訊問過程,黃延秋思維清晰,表現很正常,所以公安人員也只是錄了口供,沒有什么處罰。

  1977年底,原邯鄲地區地委書記李慶堂回憶說,他當時接到了肥東縣公安局、宣傳部、武裝部聯合寫的一個報告,反映調查疑似封建迷信活動的情況。但是李慶堂覺得這件事和階級斗爭聯系不上,就沒有上報,但是當時的而資料還在原地委的檔案中。

 五、三次被帶走的證據支持

  這三次被帶走都有證據,電報、上海遣送站的證明、呂慶堂一家人的證明、上海部隊方面對黃延秋的調查報告、各地天氣與當時的九大城市天氣情況相符

  如果說造假,涉及了這么多人這么多部門,顯然幾乎不可能。

 六、后續報道

  黃延秋事件至此,并未結束。2002年12月14日上午九時中國UFO協會北京市分會的調查員張靖平、肥鄉縣UFO協會理事長冀建民與中國著名的催眠大師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吳醫師協同黃延秋一同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302醫院,對黃延秋發生在25年前的經歷,進行了催眠調查。

  催眠中黃延秋所說的,除了細節更清楚、明晰之外,沒有不實之處。但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在催眠進行到最后一次的時候,黃延秋突然被25年前背他飛行的高登民叫醒,從催眠狀態中醒了過來。……

高登名照片

高登名照片

  我們先不去談什么“夢游”和“癔癥”的懷疑,就單單是黃延秋失蹤的那一系列證據和調查報告,都證明他確實以幾乎不可能的速度去了上海

  還有,這一切都黃延秋有什么好處?以他當時的經濟實力,根本無法承擔這些“旅游”費用,他絕對不敢亂花錢瞎跑的。

 七、央視《走進科學》解密

  《走近科學》欄目將黃延秋事件命名為“誰在背我飛行”。主人公黃延秋,1977年先后三次神秘失蹤,睡了一個晚上突現千里外的上海,被遣送回家一月后又有兩次神秘失蹤,三次都離奇生還,黃延秋認為有兩個神秘人物在他熟睡之際背他飛行。

  《走近科學》拍攝足足三期后,央視科學頻道《走近科學》欄目近日連續追蹤報道、分析了28年前即1977年發生在河北肥鄉的黃延秋背負飛行事件,這一被稱為中國UFO三大懸案之一的神秘事件最后給出了這個解釋:一切都是黃大叔自己幻想的,那些地方是他自己在夢游狀態去的。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http://www.tczwwjzk.buzz/smsj/zsdsmsj/91866.html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时时彩秒速飞艇怎么玩